棋牌捕鱼赢话费,奔驰线上娱乐金杯娱乐

png平台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d9read.net",很好记哦!pngpt.8hfs.com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本文地址:http://pngpt.8hfs.com/gushi/waiguowenxuemingzhu/sangzhongweisheierming/3490.html
文章摘要:棋牌捕鱼赢话费,奔驰线上娱乐金杯娱乐,奥运会足球比赛赛程,png平台

 山顸上除了华金之外,没有活人了。这小伙子被压在伊格纳西奥的?“体下面,失去了知觉。华金的典孔和耳朵都在淌血,一颗炸弹落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他一下子处在爆炸的中心,顿时透不过气来,此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了。贝仑多中尉划了个十字,对准他后脑勺就是一枪,动作干脆,又很斯文一如果这种暴庚的行动能够说得上斯文的话一就象“聋子”打死那匹受伤的马一样。

贝仑多中尉站在山顶,俯视着山坡上被打死的自己的伙伴,然后眺望对面的田野,望着“聋子”在这里作困兽之斗之前他们拍马追逐的地方,他看到自己的部队所作的一切部署,然后命令把死去的伙伴们的马牵来,把?“体横捆在马鞍上,以便运到拉格兰哈去。

“把那一个也带走”他说。“那个抱着自动步枪的家伙。他准是‘聋子’。他年纪最大,掌握枪的就是他。不。把脑袋砍下,包在披风里。”他考虑了‘会儿。“你们还是把他们的脑袋都砍下带走吧。还有山坡上的那几个,我们一开始就发现的揶几个。把步抢和手枪收起来,把那挺自动步枪放在马背上。”

接着,他下坡走到第一次进攻时被打死的中尉躺着的地方。他低头望着他,但并不碰他。

“战争真是坏事啊,”他自言自语说。然后他又划了个十字,一路走下山坡,为死去的伙伴的灵魂得到安息念了五遍《天主经》和五遍《圣母经》①。他不想待下去看他的命令如何执行了。

飞机离去以后,罗伯特。乔丹和普里米蒂伏听到枪声开始响了,他的心似乎又随着枪响而猛跳。一片烟雾飘过他能望到的高地上最远的山脊,飞机在空中变成了三点稳定地越来越小的斑点。

“说不定他们狂轰滥炸了自己的骑兵,根本没炸到‘聋子’一伙,”罗伯特-乔丹自言自语。“那些该死的飞机吓得你要死,却不一定把你炸死。”

“还在打哪,”普里米蒂伏听着猛烈的枪声,说。炸弹每次砰的爆炸都使他战栗,他这时舔着干燥的嘴唇。

“干吗不打”罗伯特-乔丹说,“那些玩意儿根本杀害不了谁。”

接着枪声完全停息了,他再也听不到射击声。贝仑多中尉开手枪的声音没传得那么远。

枪声初停时,他倒不觉得什么。然而持续的癍静却使他心里感到空洞洞的。他接着听到手榴弹的爆炸声,心里顿时振奋起来。接着又是鸦雀无声,就此一片寂静,他知道,战斗结束了。

玛丽亚从营地带来了一铅皮桶汤汁很浓的蘑菇炖兔肉,袋面包,一瓶酒,四只铅皮盘子,两只杯子和四把汤匙她走到枪边停下了步,给奥古斯丁和埃拉迪奥容了两盘兔肉,拿出面包,旋开角质的酒瓶塞,斟了两杯酒。埃拉迪奥代替安塞尔莫在看守着枪。

罗伯特-乔丹望着她轻捷地朝他的观察哨爬上来,肩上挎着面包袋,手里提着桶,一头短发在阳光中闪亮。他爬下几步接过铅皮桶,扶她爬上最后的一块山石。“飞机来干什么了?‘她眼神惊恐地问“轰炸'聋子’。”

他揭开桶盖,往一只盘子里舀莱“他们还在打吗?”“不。结束了。”

“啊。”她说,咬晈嘴膊,望着对面的田野。“我没有胃口,“。”普里米蒂伏说。“总得吃一些”罗伯特‘乔丹对他说,“我咽不下,“

“喝点这个吧,伙计,”罗伯特-乔丹说,把酒瓶递给他豸“然后吃饭。”

“‘聋子’的事叫我不想吃了,”普里米蒂伏说。“你吃。我不想吃。”

玛丽亚走到他身边,两臂搂住他的脖子,吻他,“吃吧,老朋友,”她说。“人人都得保重自己的身体啊。”普里米蒂伏转身避开了她。他举起酒瓶,仰起了头,让喷出的酒直灌进矂子眼里,咕咚咕咚地咽了下去。他接着从桶里舀了菜,盛满盘子,开始吃起来。

罗伯特,乔丹望望玛丽亚,摇摇头。她在他身旁坐下,一条胳膊搂着他的肩膀。两人心照不宣地坐在那儿,罗伯特-乔丹从容不迫地细细品着蘑菇炖兔肉的滋味。他暍着酒,大家都不说话。

“你愿意的话,漂亮的姑娘,可以待在这儿,”过了一会儿,他吃完了东西说。

“不。”她说。“我得到比拉尔那儿去。”“待在这儿很好嘛。我看现在不会发生什么事了。’“不。我得到比拉尔那儿去。她正在给我上课。”“她给你上什么课?”

“上课。”她朝他微笑,接着吻了他一下。“你从没听说过宗教课吗?”她脸红了“就是那一类东西。”她又脸红了。“可是不一

“去听你的课吧,”他说,拍拍她的头,她又对他撖笑,接着对普里米蒂伏说,“你需要什么东西从下面给你捎来?”

“不要,好姑娘,”他说。罗伯特-乔丹和玛丽亚都看出他心里仍旧不痛快,

“好,老朋友,”她对他说。

“听着,”普里米蒂伏说。“我不怕死,可象这样不颊他们死活一”他说不下去了。

“没别的办法。”罗伯特-乔丹对他说,“我知道。不过还是叫人受不了啊。”“没别的办法。”罗伯特‘乔丹又说了一遍。“现在还是别再提它的好,“

是啊。可是在那儿孤军作战,我们一点也不支援一一”“最好还是别再提它了,”罗伯特-乔丹说。“你,漂亮的姑娘,去听你的课吧,“

他看她在岩石中间爬下去。然后,他望着那片髙地,坐在郑儿想了很久。

普里米蒂伏对他说活,但他不回答。太阳底下很热,但他感觉不到,只顾坐着眺望山坡和延伸到山坡顶端的那长长的一片松林。一小时过去了,太阳落到左边远处,他这时看到有队人马翻过坡来,就拿起望远镜。

头两个骑马的人出现在髙山的长长的绿坡上的时候,马显得又小又清楚。接着又有四个散开的骑兵越过宽。”的山坡下山来,接着在望远镜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两行人马来到他的视野里。他望着他们,觉得胳肢窝里的汗水淌到腰上。有一个人带领着这伙人马。接着来了更多的骑兵。接着是没骑人的马匹,鞍上横捆着东西。接着是两个骑马的。接着是骑马的伤兵,旁边有步行的人伴随着。最后又是一些骑兵。

罗伯特-乔丹望着他们骑下山坡,消失在树抹里。距离这么远,他看不见有个马鞍上搁着个两头扎紧、中间捆了几道的用披风卷成的包裹,这包裹被绳子勒得象个内含饱鼓鼓的莧子的豆荚,横捆在马鞍上,两头结在马镫的皮带上。“聋予”用的自动步枪和这包裹并排放在马鞍上,显得威风瘭凜。

贝仑多中尉骑在那伙人马前面,两翼各派出了护卫,前有尖兵,在老远的前方,伹他并不觉得威风。他只感到战斗之后的空虚。他在想。”砍头是残酷的。伹是验明正身是必要的手续。事情到这个地步已经够麻烦了,谁管得了这么多?这次把首级带-回去,可能会使他们高兴。他们中有些人是喜欢这种玩意儿的。说不定他们会把这些首级都送到布尔戈斯去。这是件残醱的事。用飞机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但是用一门斯多克斯迫击炮①,几乎一点伤亡也不会有,我们就能解决这一仗,两头骡子驮炮弹,―头骡子驮两门迫击炮,一边一门,那就成一支象样的军队啦

加上这些自动武器的火力。再来一头骡子。不,两头骡子来驮弹药,他对自己说,别想下去啦。这祥可不象支骑兵队啦。别想下去啦。你在为自已编制军队啦。你下一步就要一尊过山炮啦。

他接着想到死在山上的胡利安,如今在第一队人马中横捆在马背上。于是他撇下身后阳光普照的山坡,骑马穿进幽暗睁寂的松林,又为胡利安念起祷文来。

万福,慈悲的圣母,”他开始祷告,“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欢乐,我们的希望。在这眼泪之谷,我们向您叹息、哀悼、哭泣一”

他不停地祷告,马蹄踩在柔软的铺着松针的地上,阳光从树身和树身的间隙处投下斑斑光影,就象从大教堂的庭柱之间射下那样。他一边祷告,一边望着前面,看两翼的部下在树林中骑行。

他穿出树林,,来到通往拉格兰哈的黄土公路上,马蹄在他们周围掀起阵阵尘土。尘土落到横捆在马铵上、脸面朝下的死者身上,那些伤兵和在旁边步行的人们都被裹在弥渙的尘埃

安塞尔莫就是在这里看到他们风尘仆仆地骑马经过的。他数着死者和伤员的人数,认出了“聋子”的自动步枪。那只用披风包成的包裹随着马镫皮带的晃动,碰撞着带头的马的侧腹,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玩意儿,可是等他在回营的路上換黑走上了“聋子”战斗过的山头,他立刻明白这一长卷东西里面藏的是什么了。他在黑暗中分辨不出山上躺着的人是谁。但是他把这些?“体数了一下,就越过山岭回巴勃罗的营地去了。

那些掸坑使他震惊,那些弹坑以及小山上的情景,使他心里凉了半截,他这时独自在黑暗中走着,心里一点也不在考虑第二天的事情了。他只顾加快脚步回去报告。他一边走,一边给“聋子”一伙祷告。自从革命开始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祷告。“最善良、最亲爱、最仁慈的圣母啊,”他祷告。他最后还是不禁想到了第二天的事情。他想:我要听英国人的,完全照他说的去做。可得让我跟他在一起,主明,愿他的指示讲得明确,因为在飞机的轰炸下,我觉得自己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保佑我,主啊,明天让我象个男子汉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那样干吧。保佑我,主啊,让我弄清楚那一夭该怎么干。保佑我,主啊,让我两条腿听我使唤,免得在危急的时候逃靼。保佑我,主哬,明天打仗的时候让我象个男子汉那样行动。既然我祈求您帮助,就请您答应吧,因为您知道,不是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求您的,我也不再有别的请求了。

他独自在黑暗中行走,觉得祷告之后舒坦多了,他这时深信自己会表现得满好的。当他从高地下来的时侯,又给“聋予”一伙做了一次祷告。不一会儿,他就走到了营地上面的哨岗,费尔南多要他回答口令。

“是我,”他回答,“安塞尔莫“好。”费尔南多说。

“你知道‘聋子’的情况吗,老弟?”安塞尔莫问费尔南多,他们在黑暗中站在山路口。

“怎么不知道。”费尔南多说。“巴勃罗告诉我们了。”、“他到过山上?”

“怎么没到过?”费尔南多声色不动地说。”骑兵一走,他就上山去看了。’ ,

“他告诉了你们一‘

“他全告诉了我们,”费尔南多说。"这帮法西斯分子真是野兽!我们一定要在西班牙把这种野兽全消灭干净。”他停了一下,沉痛地说,“他们心里啊,哪里懂得什么人的尊严。”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小说《丧钟为谁而鸣》原文 第二十八章
网站地图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菲律宾太阳岛娱乐城 澳门娱乐网站送彩金 菲律宾太阳城亚洲 申博亚洲娱乐
好彩客分分彩 九五至尊娱乐城线路 9188彩票网走势图登入 四季彩开户登入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 png平台